南风知意吹梦西洲

回忆中的狮子

说真的,我不想写你,毕竟已经过去了好久,现在再发表评论,未免显得我犯贱了。

但还是想写点关于你的东西,算最后一次,系统性的给你画一张素描,画过之后,揉掉,从此以后,大概我的记忆里,就没这个人了吧。

初一,我第一次遇见你,在那个充斥着《北京欢迎你》的教室里,你前我后,坐在位子上。那个一回头满脸是青春痘的你,吓愣了我。

在暑假之前,我说我想拜你为师,学习打篮球。于是那个夏天,我被你骗出来吃了一顿肯德基,第一次进电玩城。

初一到初二,由于我习惯装傻,我们的关系至少在表面上没有变过。照样和颜悦色,照样课上传纸条讲笑话。

初三,又因为打篮球,被骗去了喜羊羊。那个现在已经关掉的地方。却是打篮球去了,却备受煎熬。

那个寒假,我写了300字所谓的拒绝书,想让你化悲愤为力量,考上好的高中。那次我考砸了,你一如既往,没考好。

高中,我们同校。那个暑假,你说你要在高中追我三年。开始时我很苦恼,可繁重的功课让我早已忘记了你说的话。

高一,沉默。

高二,沉默。

高三,在最后的第三个月。当我把玩手机,无聊的浏览好友个签时,看到了这样一段开场白:“六年的梦。。。。。。”条件反射式我想起了你。果然是你。不知为何,在我浏览到你个签的后几分钟,几乎三年不联系的你发信息过来。不能还原一字一句,但大体的意思就是,我们都还在彼此等待,等待高考过后,我们可以重新考虑,我们的关系。

高考后的暑假,那个所谓一定会有许多高中情侣分手的暑假,我们正式确立了男女朋友关系。真是奇妙,我本以为我不会答应的。但我和你一起去了上海,一起去了高考信息会场,一起去了电影院。几乎每天晚上道晚安。

在那个情人节前夕,我带你去了镇江,算是弥补情人节不能进行所谓的约会吧。去了西津渡,去了北固山。我原打算只是一趟旅行,只是好朋友一样的散心,应该是轻松的。说到底不喜欢情人之间的矫情,说到底不爱你。但,我的初吻给了你。即使是强吻。不得不承认。

我以为我已经准备好喜欢你了,我以为六年够久足以让我对你心动了。但我的身体拒绝我的勉强,它不喜欢,它觉得恶心。不知道是不是对每个人它都会是这个反应,但我也不会再为这个理由后会拒绝你了。

闺蜜想不通我为什么会拒绝,我答不上来,身体告诉他,我觉得很恶心。闺蜜觉得不可思议,用这个词汇来形容一个人,虽然她最后接受了我的理由,但依然对他表示同情,为什么用心对待了六年的人最终还是负了他,给了他这样一个答案。

那又怎样,不是每件事情只要努力就可以达成的。这个道理我应该一直懂得。智商,天分,爱情。有些东西理应事先天注定的。我不能给他爱情,至少我要给他真诚。尽管他一度认为我提出分手是因为我另有所爱。首先,我没有。其次,如果他不相信,那我也不用回答了。当他是在找个下台阶的借口,而不是我看重的答案。道不同,不相为谋。

狮子座的他,是否还留有我送他的杯子?分手后他的生日,礼物至今还在我的房间。

而那个人,那只狮子,永远掉进回忆中,失了颜色,失了感情。

从今天开始,一切都会好起来的!
by 风与树的歌